• 首页
  • 草莓香蕉樱桃黄瓜丝瓜榴莲
  • 四虎影视无码永久免费
  • 你的位置:悠久影院 > 草莓香蕉樱桃黄瓜丝瓜榴莲 > 元宇宙,真能重启世界?

    元宇宙,真能重启世界?

    发布日期:2021-09-15 06:48    点击次数:161

    大概两周前,一款名为《重启世界》的游戏上线。你可能没听过它的名字,这不奇怪,毕竟App Store上,它只有不到1800个评分,得到的成绩也只有4分。

    然而,这款游戏被视为字节跳动与腾讯争战的一枚重要棋子。其特殊之处在于,它与元宇宙概念相关。在它正式上线前,腾讯手上正好独家代理了一款同类型的国外产品。

    元宇宙概念背后,扎克伯格、马化腾等一众科技大佬为它站台,将其视为“互联网3.0”“后互联网时代”的代名词。1.0的PC时代、2.0的移动时代,互联网大佬们需要3.0版本的新故事。

    元宇宙概念第一股,是在美国上市的Roblox。腾讯代理的就是Roblox旗下的同名产品,中文名为《罗布乐思》。也就是说,虽然元宇宙概念在这两天爆火,实际市场早有伏笔。

    元宇宙到底有什么魅力?纷纷议论之下,元宇宙概念又意味着怎样的风险和机遇?

    01、元宇宙,游戏公司的新标签

    9月8日,因为元宇宙这个词,游戏公司汤姆猫换来了20%的股价涨幅,差不多24亿的市值。

    当日,有投资者询问汤姆猫是否涉及元宇宙概念,汤姆猫方面回复,公司现有产品拥有庞大的用户基数,具备元宇宙产品开发的用户基础;同时,也积极探索元宇宙产品开发的技术储备。

    无独有偶,中青宝9月6日发文称,将推出虚拟与现实联动的模拟经营类元宇宙游戏《酿酒大师》,之后三个交易日,股价持续上涨近70%。

    元宇宙备受追捧,有些看起来似乎毫无关联的企业,也开始涉足这一领域。市界发现,新能源电动车公司智己汽车的数字创新部成立了元宇宙团队,正招聘“元宇宙拓荒架构师”这样的岗位。

    但,元宇宙到底是什么?

    科幻小说爱好者对元宇宙并不陌生。这一概念最早起源于1992年出版的科幻作品《雪崩》。雪崩不是自然灾害,而是指一种电脑病毒,它不仅能在网络上传播,还能在现实生活中扩散,造成系统崩溃和头脑失灵。

    书中构建了平行于现实世界的虚拟世界,人们可以在里面拥有一个自己的虚拟替身。这个世界叫做“Metaverse”,也就是现在爆火的元宇宙了。

    关于元宇宙的设想是,现实中能做什么,在元宇宙中也能做什么。现实中不能做的,在元宇宙也有机会实现。

    这种高度自由的理念,显然具备极大的想象空间和成长潜力,巨头纷纷布局。

    2020年12月,马化腾在腾讯内部刊物提到一个跟元宇宙非常接近的概念:“全真互联网”,称其为“一个令人兴奋的机会”。

    据天风证券梳理,无论是打造虚拟世界需要的引擎工具的缔造者Epic,还是AR组件领导者Snap,以及自由表情工具Bitmoji、摄像头Kit、社交软件Discord等,都有腾讯投资的身影。

    互联网产业分析师张书乐表示,在互联网大厂眼中,这个看似科幻的元宇宙,恰恰是他们未来制霸整个游戏产业的关键一步,远比云游戏、功能游戏这些尽管是趋势、但战术性有余、战略威慑能力不足的类型要强大许多。

    前些年斯皮尔伯格的热门电影《头号玩家》中的虚拟世界,可以看作元宇宙的终极形态。玩家不仅可以在其中玩游戏,还可以社交、交易。

    不过眼下看,最有可能先实现元宇宙概念的产品,还是在游戏领域。天风证券指出,在疫情的推助下,游戏与生活的边界正在消弭。

    2020年4月,美国著名歌手Travis Scott在游戏《堡垒之夜》中举办了虚拟演唱会,全球1230万游戏玩家成为虚拟演唱会观众。

    同在2020年,顶级AI学术会议ACAI在《动物森友会》中举行了研讨会,演讲者在这款任天堂的游戏中播放PPT并发表讲话。

    而近两天股价大涨的中青宝、汤姆猫,以及元宇宙概念第一股Roblox,都与游戏相关。

    遗憾的是,元宇宙概念在二级市场的火爆,只持续了两三天。9月9日,涉及元宇宙概念的大部分A股企业股价都已经回调。

    这又是怎么回事?

    在独立财经评论员张雪峰看来,元宇宙这个世界中充满了很多的不稳定性因素,不稳定意味着变化、机遇,但同时也意味着风险、凶险。

    他向市界表示,“元宇宙”在当下突然爆火,更多的是一种炒作行为,反映到资本市场上,就是很多泡沫的行为。

    除了游戏,长远看,实现元宇宙离不开VR、AI技术和硬件公司的努力。但也有相关企业,如涉足VR终端产品的和林微纳提醒投资者,目前证券市场上的元宇宙,更多的是一种概念。

    实际上,元宇宙的发展还在非常早期的阶段,此前发展进度也极其缓慢。

    公认的元宇宙概念第一股是Roblox,这家公司成立于2004年,旗下同名产品《Roblox》在 2006 年上线,目前DAU 超过 4300 万人,为全球最大的游戏 UGC 平台。

    (Roblox公司网站)

    其副总裁段志云明确表示,《Roblox》与元宇宙带来的体验有些类似,但与普遍概念上元宇宙代表的虚拟现实感、神经技术仍然相差甚远。在现有技术的条件下,《Roblox》更具现实意义的启示,在于其云化和跨端上。

    至于今后的游戏产品是否契合元宇宙概念,可以从以下几个维度进行衡量:持续性、实时性、兼容性、经济属性、可连接性、可创造性。

    前文提到的《动物森友会》,其实并非元宇宙,虽然它具有社交属性并有一定的可创造性,但是不包含任何与现实连接的经济属性。

    《Roblox》具备了与现实的连接性,游戏中的虚拟货币Robux可以在现实生活中兑换成真正的钱,但没有做到对现实世界的完全投射,沉浸式体验程度还比较低。

    02、元宇宙还有很长的路要走

    想要实现元宇宙的设想,必然需要硬件的承载。能够承载元宇宙的硬件目前只有VR和AR,这两天被爆炒的许多概念股都与此有关。

    8月29日,国产VR头显设备品牌Pico的创始人周宏伟发出内部信,宣布公司被字节跳动收购,未来Pico仍将与原股权关联方歌尔股份保持业务合作。据企查查显示,收购完成后,字节跳动通过全资持股的星云创迹公司,持有青岛小鸟看看的约90.87%股权。

    (被字节跳动收购后,青岛小鸟看看的股权链;图源:企查查)

    字节跳动和Pico均未公布收购金额,不过据极客公园援引投资界人士消息,价格约在90亿人民币左右。

    这不仅是国内VR产业有史以来最高的收购价格,也是一个超出预期的“高价”。极客公园称,业界一般认为Pico估值为约20亿人民币。

    Pico是青岛小鸟看看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品牌,由歌尔集团孵化于2015年3月。

    歌尔集团是歌尔股份第一大股东,持股比例为17.09%。出售字节跳动前,歌尔集团持股青岛小鸟看看26.04%。

    估值仅20亿元的Pico,凭什么被字节跳动认为值90亿元?WitDisplay首席分析师林芝认为,字节跳动正是看中了Pico在元宇宙未来概念中的潜力。

    中关村大数据产业联盟秘书长赵国栋在《元宇宙》一书中指出,元宇宙有沉浸式体验、自由创造、社交网络、经济系统、文明形态五大特征。而VR设备是保证沉浸式体验、让用户感觉“他人就在我身边”的重要支撑工具。

    目前,元宇宙尚无公式化的确切定义。不过大家普遍认同的是,斯皮尔伯格的电影《头号玩家》中所描述的“VR+游戏”,是现阶段人类可以想象的典型“元宇宙”商用场景之一。不分时间地点,用户只需带上一个VR头显,就能遨游在奇幻的游戏世界中。这也是字节跳动在努力的方向。

    今年以来,字节跳动3月份花40亿美元(约合258.22亿人民币)收购游戏公司沐瞳科技、4月份又被报道斥资1亿元投资手游公司代码乾坤。90亿元收购Pico,买一张走进元宇宙大门的通行证,对于字节跳动来说不算贵。

    歌尔股份突然成了元宇宙概念下最热门的公司之一。

    Pico品牌的创始人周宏伟曾任歌尔股份总裁,2015年创立Pico品牌。第二年,周宏伟在歌尔股份时的老同事翁志彬走上了同样的道路,创立了VR头显企业小派科技。

    对于歌尔来说,出售Pico也是一门好生意。WitDisplay首席分析师林芝分析,此前歌尔集团持有Pico股份,歌尔股份又是Pico的代工厂,与歌尔股份的VR客户索尼和Oculus有所冲突。出售Pico后,歌尔方面既不用再担心VR客户流失,又有90亿元落袋。

    目前,在主营声学业务之外,歌尔股份已经成长为全球最大的VR设备代工厂。歌尔股份拥有精密零组件、智能声学整机、智能硬件三部分业务,VR设备代工被归类在其智能硬件业务中。

    根据歌尔股份2021年中期业绩报表,其智能硬件业务与智能声学整机业务同样增长强劲,报告期内智能硬件业务营收112.1亿元,同比增长37.01%;智能声学整机业务营收124.92亿元,同比增长41.25%。

    无论是Pico的高溢价售价,还是歌尔股份的营收增长,都证明了:历经2017年的产业寒冬,在2021年元宇宙的概念带动下,VR再度火了。

    VR产业链中的上市企业,也在这一波热潮之中尝到甜头。8月29日至今,VR光学镜头制造商联合光电、蓝特光学、舜宇光学的股价均有所上涨。IDC发布的预测数据也显示,2020至2024年,全球VR设备平均年复合增长率将高达约48%。

    联合光电主营各类光学镜头生产,产品分为安防类、非安防类和其他类三种。联合光电算得上是元宇宙风口中的“隐形赢家”,但检索其2021上半年业绩报告,并没有提及VR、AR等关键词。

    不过在9月7日,联合光电在投资者互动平台表示,公司于2020年使用自有资金建设定增项目厂房,整体建设情况目前正按照计划进行,定增项目建成达产后可实现年产58万套VR/AR一体机。9月8日,联合光电股价即涨超8%、最高达到20.4元。

    相比联合光电的低调,蓝特光学与舜宇光学以“苹果概念股”的头衔出名。

    蓝特光学主营光学棱镜等光学元件的生产销售,多年来第一大客户为AMS集团。值得一提的是,AMS集团是苹果供应链中主要的光学传感器供应商。今年,市场传出消息称,舜宇光学将为即将发布的iPhone 13系列手机供应后置相机镜头。

    不过,要为市场热情泼一盆冷水的是,现阶段的VR在产业链成熟度、生态构建等方面,显然还无法支撑元宇宙的愿景。

    要打造一个人人可进入的虚拟世界,作为“门钥匙”的VR头显,需要满足与支持用户对不同产品的使用需求、对不同平台的访问需求、对不同对象的互动需求,而现阶段各类VR头显厂商尚未打通生态。

    另外,巨量的个人信息涌入理想中的虚拟世界,也对VR头显设备的算力、时间延迟、安全程度提出了极高的要求。

    对于VR来说,元宇宙的“风”吹来,能够为产业提供一些新鲜的氧气,但还并不足以让它起飞。

    对于元宇宙来说,VR是其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,但从硬件端到软件端,VR还无法撑起元宇宙的需求。

    《头号玩家》电影中,VR头显无异于是潘多拉魔盒钥匙的神奇存在,并成为了像智能手机一样的人生标配。

    故事令人神往,但在现实中,VR与元宇宙无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    (作者 | 李楠 董温淑 编辑 | 李曙光)